2021
01.13

“你故意的。”盛初七娇软的身体扑在他胸膛上,双膝在沙发跪着,细长的手指揪紧他还整洁的衬衫,声声的控诉着他曾经的恶行:“你根本就没碰我,还好意思报警说我卖yin。”

送上来的,斯君谦且有不抱之理?

手臂借势搂住她软软的小腰,挺拔的身躯将她重新压在了沙发上,薄唇触上她的耳朵细细地摩擦着,声音低沉而性感:“当时跟你开个玩笑,谁知道你当真了。”

盛初七听到他颇为无赖的话,气得都没话说了,刚想动了动身子,立马就感觉到了男人燥热的手掌抚上了她的腿侧。

那手掌轻浮的举动和喷出地热热喘气,都充满了暗示性的意味。

他,还想再来的……

盛初七有点怕的直躲,方才是以为初次早就给出去了,才没多想这些,这次亲身经历过那样的疼,再来一次的话,以他毫无章法的床技来看,她要哭死的。

这会儿,两人就这样半裸半掩的紧贴在一块儿,他身躯传来的热源都如数的参透她的肌肤,盛初七小手掩住他凑过来的薄唇,弱弱的闪躲着:“别……你也累了啊。”

一听累字,斯君谦便想到了他的失误,好不容易带点笑意的眸底又沉了起来,大手握住她的手腕一把拉开,薄唇执意强势的要去亲她的小嘴。

“别,你——”盛初七赧然,小手只敢往他有衬衫遮挡的地方推,就在这时,手机熟悉的铃声突兀地在暧昧的办公室盘旋了起来。

这大晚上,极少有人会打电话给她。

盛初七一听是她不知何时掉落在了地板上的手机在震动,便急着要起来去捡起来。

古色茶香古典干净女子

“你先松开我,我就看看……”

斯君谦看她都跟找到了救命符般,大眼睛亮亮地,自尊心瞬间严重受挫,俊美的脸上露出了无奈之色,忍了忍,手臂虽然不舍得松开女孩温软的身子,还是翻身将她给放开。

盛初七手忙脚乱地从沙发爬了下来,忍着身体的不适应,去拿起被他扔在茶几上的西装外套,随意先披在了光洁的身上,脚丫子踩着冰凉的大理石地板,捡起了屏幕亮起,不停想起铃声的手机。

梁伯,两个字眼闪烁在了视线内。

斯君谦挺拔的身躯也跟着站起,将凌乱一地的衣物捡起,慢条斯理的穿戴了起来,此刻俊美清贵的脸孔已经恢复了淡然冷静,他逐步走过去,低声问她:“是谁找?”

“梁伯啊。”

盛初七回头,食指放在唇间,朝他嘘了声,便滑向接通键,将手机放在耳旁,声音甜甜的叫唤了声。

下一秒,“你,你说什么?”她的声音急促而紧张,略带着惊慌,猛地想要站起来,却双脚一软,膝盖重重的跌落在了冷硬的地上。

此时膝盖传来的疼痛,已经让盛初七无法顾及,她脸色变得极快,不知是电话那端跟她说了什么,原本还有些好潮的脸颊,血色瞬间尽褪去。

斯君谦见她跌倒,俊眉皱起,几乎是同一时间就大步走过去将她抱了起来,低首,见盛初七的脸色苍白,拿着手机听那端在讲话,眼神还带着许些的恍惚,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丝瓜短视频app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