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1.13

看到巫凌儿发愁的模样,大红红想了想后说道:“你能找到你两个师父吗?他们都是用药的高手,说不定能帮陈如星解毒呢?”

巫凌儿摇了摇头:“从来都是他们找我的,我找不到他们!原来还有小黑小白在身边,现在小黑小白也回妖界去了,我跟他们是彻底断了联系了。”其实这是也是胡耀魍和枯叶为了不让别的妖族找巫凌儿的原因,如果他们的对手知道巫凌儿可以找到他们时,只怕就会对巫凌儿动手了。

看着已经出现在眼前的长安城,大红红有些无奈:“那就只能为陈如星找个命长一点的女人了!”

“我又不是看相的,谁知道哪个女人命长一些啊?更何况,这种事情,也要征得师兄的同意吧?毕竟是他一辈子的事啊!”说到这里巫凌儿就生气:“这到底是什么狗屁药啊?这样不就把一个人一辈子都控制在身边了吗?真是……太过份了!”

“什么事让我的宝贝徒弟气成这模样了啊?”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巫凌儿想也没想,直接一把飞镖射了过去。

当巫凌儿调转马上看向胡耀魍时,他却是笑眯眯的将所有的飞镖递还给巫凌儿:“乖徒弟,当初可是你说的,东西不要随便乱丢,万一伤着人就不好了,就算伤不着人,伤着花花草草也是不对的!是不是?来,把这些东西收好!”

巫凌儿恨恨的把飞镖收入了怀里:“师父你最近很闲吗?怎么看你一天到晚往人间跑?身体好了?妖王的位置保住了?你可千万小心了,老是这样乱跑,就算有我爷爷和小叶子哥哥帮忙,说不定你妖王的位置也会被别人抢走呢!”

胡耀魍一脸的无所谓:“那种无聊的事,谁爱做谁做去!要不是现在那个家伙的行为太过暴虐,我巴不得他能代替我当这个妖王,这样,我就可以到处去玩了。”明明是一副清水白莲的模样,却偏偏笑起来有些邪邪的,实在是让人看了不爽。

巫凌儿也懒得管妖界那些事情,一把将半空中的胡耀魍拖到了马背上:“帮我去给一个人看看病!”

“不会吧,你跟我学了那么久,又在小叶子那里看了那么久的医书,还有你搞不定的病?我说乖徒弟,你最近是怎么了?生病了?还是早衰了?所以才记忆力不行了?”

听着胡耀魍的话,巫凌儿表示很生气,而她的表示方法就是狠狠的给了胡耀魍一倒肘,然后扬鞭催马往长安城赶去。

因为长安城太过庞大,所以就算是已经看到城墙,大家也足足跑了小半个时辰才来到了城门下。而这路上,巫凌儿已经把陈如星现在的情况跟胡耀魍说了,当然,关于那枚解药她也跟胡耀魍说清楚了。

文艺范清新唯美安静美女咖啡馆写真

本来对陈如星没有什么兴趣的胡耀魍一听说这世上多了这么一种好玩的药,他马上来了兴趣:“好,为师今天就陪你一起去帮你看看你那位师兄。好歹曾经也好好照顾过我的乖徒弟,我便出手救他一次吧!实在不行的话,我看……徒儿你就自己吃了那枚解药然后把他永远绑在身边吧!身边多个打手总是不错的。”

当然,毫无疑问的是胡耀魍这番话又招来了巫凌儿的一顿暴捶,就连大红红,也对这位妖王有些无语了,哪有这样当人家师父的?竟然想让自己的徒弟去当解药,这也太过份了吧?

进了城后,巫凌儿想了想:“我们先去城中的小院吧!师兄可能会在那里!”

虽然陈如星现在回了暗阁,但是他说过,只要没离开长安,暗阁的人是不会管他的。以陈如星现在的状况,肯定不适合再呆在陈府,万一他毒发,而巫凌儿赶了回来又没办法进入陈府就完了,毕竟陈家与巫家是两个派系的人。

陈如星也不可能一直呆在巫家,毕竟现在巫凌儿已经被册封为皇子侧妃,马上就要成亲,巫家上下忙乱,肯定没办法好好照顾陈如星。如此一来,陈如星唯一能呆的地方就是那个小院了。只是这样的话,以后巫凌儿就不能把那里当做基地了。

推开小院的门,巫凌儿就发现院子里有一股她熟悉的气息,她怔了一下,顾不上身边的大红红和胡耀魍,猛的推开了左侧的房门,倒在床上的陈如星正痛苦的在床上打着滚,听到门响,他仍然手握着一把短刀看向了门口,在看清来人是巫凌儿后,他才松了一口气:“你回来了!”

巫凌儿踢了了鞋子跑进了房间,而实际上,她应该在蹋板上就把鞋子脱掉的,像她这样穿着鞋子踩在蹋板上,其实是非常无礼的事,但是,反正这里也没有外人,陈如星不会介意这些事,而胡耀魍他们是妖族,更加不会把这些虚礼放在心上。

跑到陈如星身边,巫凌儿急问道:“感觉怎么样?”说完,她已经伸出手想要为陈如星把脉。陈如星突然一转身子闪开了:“你……不能直接碰我,会有危险!”

巫凌儿怔了一下,马上明白了陈如星的意思,她暗自责怪自己粗心大意,伸手为陈如星的手腕上铺了一块布后,她才开始为陈如星把脉。在把脉的同时,一股让巫凌儿再熟悉不过的力量从陈如星的身体里传了过来,巫凌儿也松了一口气。

看到巫凌儿松了一口气,胡耀魍好笑的看着她:“你找到解决的办法了?”

巫凌儿摇了摇头:“不是,是另外一件事!师父,你快来帮我看看吧!我真的搞不定了!”

胡耀魍笑着走近了,只是看了陈如星一眼后,伸手便是几根银针插入了他的身体。顿时,折磨了陈如星十多天的痛苦便如潮水般退去。

稍稍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陈如星坐了起来,当他想要行礼时,胡耀魍却抬手阻止了他:“别急,我只是暂时把你体内的毒封在了几个地方,并不是治好了你!”

陈如星却像是没有听见一般,还是认真的对着胡耀魍行了一礼:“晚辈陈如星见过前辈!”

看着这样的陈如星,胡耀魍好奇的转头看向巫凌儿:“这就是你师兄?你什么时候喜欢这种木头型的了?比起来,还是你哥哥好玩些!”

“师父!”巫凌儿不满的看着胡耀魍:“先解毒吧!”

谁知胡耀魍却是一摊手:“解不了!”

“什么?”巫凌儿一下跳了起来:“刚才是谁在路上把我说成像是个脑残一样的?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结果你,你竟然说解不了,师父你逗我玩啊!”

胡耀魍坐在地板上,用手支着脸,一身白衣衬得他更是如濯水清莲一般出尘:“嘻嘻,我喜欢逗你玩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

面对这样无良的师父,便是巫凌儿也有些无奈:“那只能用解药了吗?”

胡耀魍伸出一个手指摇了摇:“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乖徒弟,你的耐心哪时变得这样差了?这样可不行喔!”

巫凌儿泄气的坐到了地板上:“好吧,我坐在这里听,师父你到底是想怎么样?”

胡耀魍看了巫凌儿后,又挑眉看了看陈如星:“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是我用银针与妖力将他的毒封印在体内,这样就等于身体里多了一个不稳定因素,如果有谁无意中解开了我设的封印,毒就会一下爆发出来,到时的话,除非吃了解药的女人有着像妖族一样强悍的身体,否则……嗯,那个后果不用我说你们也会知道的。另一个方法呢,就是现在你们到外面去找个女人回来,让她吃了药,从此一辈子陪着这家伙。你们自己选吧!”

巫凌儿不满的看着胡耀魍:“师父,你哪时变得这么差劲了?毒解不了也就算了,连封印也可能会被别人破了?你没问题吧?要不要把小叶子哥哥叫来?”

2成年快手软件抖音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