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1.12

半夏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疯癫至极的地步了。

她那张温柔狰狞的脸上噙着恐怖的笑脸:“烈,或许,你可以把慕容嫣那个贱人休了,我可以考虑让你和你的孽种再多活一日。”

“半夏,你已经枉为人了。”独孤烈沉冷俊朗的面容上结了一层嘲讽之意。

半夏怔仲了片刻。

偶然想起她初次见独孤烈的时候。

那时的她还是个青涩的少女,一眼便被独孤烈那张英俊的脸吸引住了,从此,一颗芳心痴痴的种在他身上。

她猛然大笑起来:“是啊,我不是个人,但是我变成这幅样子都是拜你们所赐!”

“独孤烈,你可知道,你暗宫的密道也被我毁了。”半夏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你一定认为我死了吧,你们一定开心极了吧,其实不是的,我只是找了一个女子做我的替死鬼,哈哈哈,我很聪明吧,不这样打消你们的疑虑,我又怎会站在这里呢?”

她苍白干裂的嘴唇如枯树皮,猖狂大笑的时候干裂的嘴唇能撑开,并涌出细密的血珠。

她****了一圈,尝到血腥味儿后憎恨的看着独孤烈:“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不过没关系,你的妻女都会去陪着你的!”

“你找死!”独孤烈欲上前杀了半夏。

这时半夏癫狂的眸涌出了怒意,怒吼:“还愣着干什么?”

甜美暖冬短发和服少女在农家院子写真

话音才落。

山窝之间忽地涌出了无数的大理寺的人。

他们一个个拿出长剑对着独孤烈。

下一刻,马儿的嘶鸣声响起,白墨司骑着马儿意气风发的伫立在独孤烈的对面,他勾唇深笑:“独孤烈,别来无恙啊。”

独孤烈恍然大悟,黑曜的眸涌起了凉意:“你和半夏合作了。”

“呵呵呵,看来独孤宗主很惊讶,不过这也没什么惊讶的,她和我的目标,敌人是一致的,自然是要合作才会更省时间了。”白墨司温润的眸噙着笑:“嫣儿可好?呵呵,独孤烈,你放心,等你死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嫣儿的,我还是会娶她的,我会让她打掉你的孽种,我会让嫣儿为我生很多很多的孩子,怎么样?不错吧。”

“白墨司,你竟然变的如此卑鄙。”独孤烈眯起了危险的眸。

“卑鄙?呵呵,再卑鄙也比不上你卑鄙,你杀我娘亲,在我和嫣儿有夫妻之名的时候抢我嫣儿,给我戴绿帽子,独孤烈,我是不会放过你的!”白墨司温润的眸变的肮脏不堪,恨意源源不断的迸发出来。

“白墨司,你娘是咎由自取,死有余辜,她伤害糖糖,这是她的下场。”独孤烈并不觉得自己在这点上愧疚白墨司。

白墨司的恨意愈发的浓烈了。

“至于你和嫣儿,你们成亲本就是交易和错误,是你执念太深。”独孤烈沉稳的落话。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白墨司暴怒的嘶吼,额上的青筋凸起。

马背上的独孤烈如乱世中不可一世的英雄,他镇定涓狂的扫了一眼周围,唇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黄频软件大全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