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1.12

猫咪社区唯一官方交流群 不过韩子石却被呛晕了,梓瑶看着蹙眉,“你们谁会心肺复苏,给他做做?”

一个穿着篮球服的男生走过来,“我试试吧!”

帮着韩子石解开上衣口子,开始做体外心脏按压,梓瑶走过去将韩子石的头转向一侧,不过手指之间已经出现了一枚银针,趁人不备刺入韩子石的人中。

只此一针,韩子石的神志便有些恢复,张开眼睛哇一口水吐出来,众人停止了动作,他环顾了一下周围,轻声地说着谢谢。

当看到梓瑶的时候,目光顿住了,见到梓瑶浑身湿透不断滴着水还有什么不明白,满眼感激地看着梓瑶。

“程珊珊是你?谢谢你救了我。”

梓瑶微微点头,一阵呼啸的救护车声音朝此处奔袭而来,那些同学七手八脚地将韩子石抬上车,韩子石不断挥动着手臂。

“我感觉好多了,不用去医院了。”

梓瑶知道他这是怕花钱,捡起自己的包包,递给一个男同学一张卡片,“用这个付款吧,密码在后面写着。”

说完不断打着喷嚏,转身离开了。

韩子石看着远去的身影闭上了眼睛,这个公主一样的女人,要比胡依云好了千百倍,自己一定要得到她,一定!即便拼上所有。

韩子石落水的时候,手机不幸遇难了,胡依云晚上放学没有联系到他,有些担忧不过并未去找他,毕竟二人的关系是极为隐秘的,从未在人前显露过。

清纯可人美女夏日俏丽私房照

胡依云放下电话,准备一个人去外面吃点儿,毕竟学校餐厅的饭很贵,刚刚走出校园,一个车子直接急刹到自己面前。

惊得胡依云直接丢到了手中捧着的书本,捂着嘴巴后退了好几步,脚下一扭直接坐在地上,疼的她惊呼了一声。

此时那汽车也停了下来,从后排座跳下来一人,蹲在了胡依云的身边,看着她已经有些红肿的脚踝,伸手轻轻触碰了一下。

“啊!痛,别碰!”

那人一顿,“怎么是你?”

“不用你管!”

胡依云抬头一看,竟然是昨天在咖啡厅遇到的那个姓宗的富家公子,许是仅存的那份自尊在作祟,她努力起身爬起来,不过脚踝处却传来钻心的疼痛。

宗二少赶紧制止住她的动作,“你傻了吗?脚踝肿成这个样子还能走路,逞什么强?”

伸手将胡依云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到汽车后排座位上,并且让司机将那些散落的书本和物品都捡起来,周围然见二人认识也不再围观。

车子快速朝着医院驶去,宗二少将胡依云的鞋子脱掉,胡依云想要躲开,他却态度强硬地吼道:“别动,已经肿了一会儿根本脱不下来。”

这句话,比什么都有效,胡依云不再动了,毕竟这是程珊珊给自己买的鞋子,那四位数的价格看得自己心痛,万一破了会极为自责的。

到了医院,车子刚刚停稳宗二少已经抱着她下了车,直接朝着急诊走去,此时没了鞋子胡依云瞬间老实了很多,仿佛鸵鸟般将自己的头隐藏起来。

如此动作引得宗二少一阵笑,经过医生检查,别说伤的很严重,竟然有些韧带撕裂,胡依云的右脚被打上石膏,坐在高级病房里发呆,如此突发的状况让她有些崩溃。

那宗二少和医生谈过,回到房间就看到这样一幕,如此无助的胡依云让宗二少很动心,听到声音,胡依云赶紧低头收起了心思。

“你需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韧带撕裂的有些严重,至少要一个月才能出院,明天我找个护工过来照顾你,可以吗?”

胡依云避开目光,抿唇点点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宗二少蹙眉,双臂支撑着轮椅凝视着胡依云,“你傻不傻,不要和我说自己可以,我是肇事者,如果你没事儿谁来给你出治疗费用?读书读到痴呆了,笨死了!”

“我自己笨我知道,不用少爷来提醒我,我要休息了请出去!”

胡依云故作镇定地说着,不指着门口的手指不断颤抖着,宗二少一扬眉,“你让我走我就走?你当我是什么?不走了留下照顾你。”

说着抱起胡依云,将她放到病床之上,“你要干什么,放手啊!”

宗二少歪头看着胡依云笑了起来,“本少爷就喜欢对着来,不走了睡觉。”

抬手将房间的灯关掉,胡依云忐忑地一动不动,宗二少嗅着怀中女子的馨香,一阵心动过速,差点儿把持不住自己,不过想到她脚上的石膏还是忍住了,在胡依云额头轻轻一吻闭眸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听着宗二少有节奏的呼吸声,胡依云张开了眼睛,哪里还有睡意,满是精明与算计,她轻轻摸下床,坐着轮椅出了病房。

此时夜已深了,护士站并没有人,她一推门换药室竟然没锁,摇着轮椅进去看到一盒子准备好送检的血液样本。

胡依云唇边挂起一个得意的笑容,真是想什么有什么啊,那个阔少看样子是对自己动情了,不过是在隐忍着,想要抓住他的心,那就只有一种方法。

她毫不犹豫地抓起一瓶化验用的血,又找到一点儿脱脂棉全部放入袖子中,调转轮椅出了换药室,再度回到病房。

去卫生间将脱脂棉放入血液中浸透,毕竟准备化验用的血液瓶里面都有一定的抗凝成分,所以她并不担心血液凝结,将准备好的东西放入自己体内,洗净手转身出来。

不过从轮椅上起来的时候,轮椅撞了一下病床,床上的宗二少瞬间惊醒伸手一摸没有人,在黑暗中看到一个人影瞬间倒向病床,他下意识地伸手一接。

果然,落入自己怀中的是胡依云,“你自己起来干嘛?不是说让你叫我的吗?”

胡依云吞吞吐吐地搪塞着,“嗯,我~没事,就是去洗手~现在好了。”

宗二少已经明白,她刚刚是去洗手间了,瞬间眸光深了几分,手臂将胡依云搂紧,手臂下略显瘦弱的身材仿若未曾发育似得,不过却是他最为喜欢的,因为丰满代表着成熟。